“做一个旁观者,一个过客,喜欢就多呆,厌烦便离开。”

曲玉萍

大学教师,法国政府青年社会精英学者,CNRS国家科研中心客座研究员,国内多家权威媒体专栏作者,《携程自由行》主笔,并为《私家地理》、《星尚画报》、财新传媒等著名媒体特约撰稿。


与曲玉萍面对面

Q:请写一段最能表达自己内心的关于旅行的语句。

A:离开自己熟悉得发腻的地方,欣欣然去个别人熟悉得发腻的地方,形容的便是我的旅行。做一个旁观者,一个过客,喜欢就多呆,厌烦便离开,这种状态让人没有负担,没有负担的日子和地方,无论如何,都是令人愉悦的。

 

 

Q:如果非得选择一个“不得不去”的地方,你觉得是哪里?为什么?

A:为什么是“不得不去”?大多数的地方我都有兴趣去,因为我知道只是一次旅行而已,不喜欢的话总之我会离开,喜欢的话我还可以再去。在世界这么多地方,我愿意一去再去甚至久居的,是泰国、英国和瑞士,它们有个共同特点:当地人温和有礼,安全系数高。

 

 

Q:你认同“选择一个好的度假村就是海岛游的本质”观点么?请说明理由,并说说你去过印象最深刻的海岛度假村或者你最想去的度假村。

A:随着年龄增长,我越来越认同这一点,住得好才能玩得好,旅行其实是很累人的,假如一天下来再回到个很滥的住处,简直令人沮丧!Six Senses这个品牌的海岛度假村选址全球隐秘海岛,秉承环保理念同时兼顾尊贵感,细致周到以及对社会的责任感令人心生敬意,是世界生态旅游从业者必要膜拜之地。


曲玉萍的旅行故事
布里斯班,一个故事

1988年的世博会带来了新的机场、新的五星级酒店、新的公路系统、新的河流航道、新的基础设施和新的商业中心,让布里斯班从一个懵头懵脑的乡村城镇,迅速变身为拥有科技时代悠闲生活的澳洲第三大国际都会。短短二十年的时间,人口增加了一倍,房价翻了三四番,各种各样的人从世界各个角落过来,寻找机遇、挑战、改变,或只是奖赏自己的一次惊喜。     >>查看详情

菲律宾董索:与鲸鲨共游

它真的大到惊人,单单头部就比我的身体长,表皮呈青灰色,有着星星点点黄色的斑。跟想象的不一样,它既没有攻击性,又并非人们之前说的“是一种慢吞吞的大家伙”,事实上还没等我看清楚,它已经像俯冲而下的鹰一般,迅速潜入深水。海面顿时恢复平静的湛蓝。我们跃上船头,坐在阳光里抖去发梢的水。我的心仍在兴奋地狂跳不已,虽然曾经远远目睹过巨型鲸鱼,但那是胎生的哺乳类动物,并非真正的卵生鱼类;而鲸鲨从一颗米粒大小脆弱的     >>查看详情

菲律宾黎牙实比:平和如椰香,火辣如红椒

一年多前,黎牙实比可不像今天这么安逸,菲律宾的火山学家不断发布观测数据,警告人们不要放松对马荣火山的警惕,虽然它看上去似乎较为安静,不过像是在喘息休息,但事实上已经有少量岩浆喷涌出3,000多米,随时都有大规模喷发的可能性。他们甚至以1814年2月1日的那一次大喷发做提醒,说熔岩当时毁灭了整个卡萨瓦城,仅剩市中心教堂上的钟楼(Cagsawa Ruin),在熔岩掩埋下的废墟上露出点头。     >>查看详情

菲律宾南甘马林,赶赴“狂欢之城”的邀请

在西班牙人乘着船从欧洲过来前,纳加是个由纳加河冲积而成的自给自足的村庄,遍布美丽的紫檀树(Narra Tree),不但文化惊人,更拥有无比强悍的武器。殖民者用虚与委蛇的那一套老办法获得了当地人的信任,然后在数百年的铁腕统治中,将纳加变成了整个南吕宋岛的贸易、教育、文化和虔诚的天主教中心。     >>查看详情

昆士兰:东海岸,有艳阳

艳阳海岸看起来置身世外,实际上一年到头都很热闹:3月有冲浪节(Noosa Festival of Surfing);4月有红酒、爵士和布鲁斯节(Dingo Creek Wine,Jazz and Blues Festival);5月的节日多得几乎数不过来;到了6月,他们过来时,就正赶上努沙的长周末(Noosa Long weekend),整整10天,街头巷尾到处充满了戏剧、电影、书籍、音乐、视觉艺     >>查看详情

毛里求斯CLUB MED俱乐部:天涯海角的芳香

不身处毛里求斯,便难以想象天堂的美丽;它的千种面貌万般风情,只有住在海边,看潮来又潮往,朝朝共暮暮,才能嗅到来自印度洋中的旖旎芬芳。来毛里求斯度假,我每天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握一本波德莱尔的诗集,靠在树荫里的沙滩椅上,眼望着印度洋上点点白帆,睡去,或者醒来,无忧无虑地消磨时光。     >>查看详情

寻古暹粒城 浅尝柬埔寨

暹粒的白天很安静很质朴,因为大多数的游客都去了吴哥窟遗址,而一到晚上,镇子的中心老市场那边,就会突然变得热闹非凡灯红酒绿,平地里仿佛乍起了后现代的街市,有最时髦最具情调的饭馆、酒吧、糕饼铺子、冰品店……简直眼花缭乱,应有尽有。     >>查看详情

以色列阿卡:探入海中的小城

你可能只晓得 “耶路撒冷”、“特拉维夫”、“海法”这些以色列的大城市,从来没听说过“阿卡”,但它确确实实就在这里伫立了近5000年,是以色列最古老的从未废弃过的城,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之一。     >>查看详情

意大利菲利尼小镇:古老并现代着

远处教堂的钟声连绵,而我心静如水。真奇怪,这里让我忘却了自己是在意大利的一个偏远小镇,同上海时差7小时!有时候,我也会觉得很不真实:一个中国人,游走在一个完好保存中世纪风貌的菲利尼小镇,却通讯畅通,万事便利,起居永远有人精心照料,做梦时枕边就是几百年的传说,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     >>查看详情

online
正在加载